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
丝路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那么大条白素贞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如此鸡肋,为何不放?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如此鸡肋,为何不放?

作者:月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有两样东西一定要放手,一是错的,二是过去的。&29378;&20154;&23567;&35828;&65306;&109;&46;&120;&105;&97;&111;&115;&104;&117;&111;&46;&107;&114;

    它们像沙子一样,攥得太紧手会疼,松一点会溜走,如此鸡肋,不如放手。

    可这样的道理,白素贞懂,关雨丝却不懂。

    关雨丝挖出了救命稻草,一是关将军,二是张家。

    白素贞拍拍肚子,扬洒一笑,让苏州和苏州的往事玩儿蛋去!她没了“保安堂”,但她有剩下的银子!她离开那个地方,但重要的人还在!

    过去就是过去,身边的爷们儿跟肚里的小家伙,才是她最重要的东西!

    可关雨丝……呵呵,这个女人的偏执与执着,到底会给她带来什么?她自己永远都不会知道。

    想跟别人产生羁绊,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

    每个人,都一样。

    ……

    在小青一早起身,问南白日今天要做什么的时候,她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答案。

    “许久没回府了,该回去看看娘亲。”南白日这样说。

    小青微怔,直言不讳:“她昨天才来过,你今天就回家?”

    言外之意很明显,她想知道他回去,到底是看娘亲,还是看关雨丝。

    南白日坐回小青身边,目光再真挚也被一句话磨成粉碎:“本就想着该回去一趟的。”

    “所以是她提醒你了是吗?”

    小青不愿意问这个,但还是问出了口。

    南白日浅笑不语,这时的沉默最是伤人。

    小青抓被子盖上头:“你去吧!”

    南白日无奈一笑,拍了拍被子,就当拍着她的头:“回去看了娘亲就回来。”

    小青的眉在被褥里皱了起来:“你为什么不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南白日不知如何回答,关雨丝提到张玉堂的娘,为的是让他回家,若带小青一起回,关雨丝会善罢甘休吗?

    他再一次的沉默,让小青的心凉了半截儿,干脆往床里挪了挪:“幸好你没问!我才懒得去!”

    南白日的手落了空,便收了回来:“我会带你喜欢吃的酥饼回来。”

    “……”

    白素贞担心的没错,小青果然不能在烦心的时候,第一时间见到她。

    这个时候她才会自责,为什么当初没跟白素贞一起走?

    关门声响,小青猛然拉下被褥,可一抬头竟见南白日立在床边笑她。

    小青一瞪眼:“你这个家伙!呜……”

    即便走,也不能让眼前的人伤心,南白日瞄准了小青那张气呼呼的小嘴儿就吻了上去,直到她化戾气为祥和,才舔了舔她的唇瓣,道:“关雨丝是张玉堂发妻,她照顾着张家,她还是关将军的女儿,若我这个‘张玉堂’做不好,她也不会让咱们好过。你只要相信我就好。”

    小青想了想,随后一笑:“原来如此。”

    南白日终于抚到了小青的脑袋,也贪恋她柔软发丝的触感,但最终还是摸了把她的小脸儿:“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小青笑着,点了点头。

    可等南白日离开,她的笑容还是渐渐消失。

    关雨丝手里的筹码,好像有点儿太多了。

    ……

    许仙在离开之前,还没开心几天的许娇容又要哭了,口口声声说还没看清楚许仙的脸,他们竟然这么快离开。

    白素贞让许仙画了幅画,里面是许家斑驳的家,院中有四个人,劲装束发的李公甫,仪表堂堂的许仙,还有两个大肚婆。

    许仙笑谈为啥要把肚子画大?

    白素贞说打好提前量让她能看到未来。

    画卷上四人都在笑,这是美好的愿望。

    在许娇容哭唧唧和李公甫的依依不舍中,白素贞和许仙挥手告别短暂的重逢,带着一片未知的期许,来到了镇江。

    镇江离杭州不远,不至于许娇容觉得生死离别,但想见上一面,确实很周车劳顿。

    等许仙和白素贞来到这个地方,选了客栈暂时住下,了解了镇江的情况后,他们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

    镇江的疫病刚过去,县衙周悟升周县令惊恐未定,头上小小乌沙差点儿没因为这场灾难被人剥了去,如今但凡有点儿风吹草动,都能吓的周悟升浑身打颤。

    鸡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死伤人数不多,但所有家禽无一幸免。

    白素贞嘴角一抽,看许仙一眼:“幸好大公鸡没跟着来啊!不然情劫又变死劫了。”

    不过通过这场疫病,镇江的一家药铺出了不少力,功劳一件,听闻病灾过去之后,这家药铺的三位老板一跃成名,求医问药者全都倒戈相向,只冲这三人而去。

    “万锦堂”不是镇江最大的药铺,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地方,伙计加学徒也有十几号人,坐诊的三位大夫,算不上首屈一指,也确实有些真本事。

    这是白素贞白天打听到的,听闻老板张修民很是慈善,闹疫病不但赠医施药,还义务帮忙运家禽尸体,只收官家补贴的银子,其他分文不取。

    挂牌医师赵大钱负责给损失惨重的灾民提供临时住所,看病拿药也是亲力亲为。

    最后一位大夫孙益,这个人并不突出,疫病时没做什么让人传颂的事情,平日看病也是以调养为主,不治病,但防范于未然,有的人说他才是最高明的,因为能预防疾病,而不是等人生了病才来治疗。

    白素贞也这么觉得,所以在听到三人事迹后,她最感兴趣的,也是这个孙益。

    然,这些都是道听途说,是不是真暂且不去考究,他们先要做的,就是找个合适的地方,落下脚来。

    许仙提议,寻一处离“万锦堂”稍远的地方,免得起争议,也引事端。

    白素贞一勾唇:“要真是离的远,那还有什么意思?”

    许仙微怔,随后叹口气,自己娶了个啥玩意儿自己心里没数吗?无奈点点头,按她的意思办。

    不久后,白素贞在离“万锦堂”不是太远的地方,选了一处地界,这儿不临街,但也不是拐弯抹角的小巷,符合白素贞“经济适用房”的理念,加上旁边儿就是个买贴饼的,让许仙一度怀疑她选这里就是为了吃饼。

    选好地界,许仙给好多人报了信儿,写信的时候还挺满足,美其名曰交了好多朋友,如今报个信儿都要写这么多。

    而白素贞也笑着,沾了笔用歪歪扭扭的字,豪气修了唯一一封书信,勾勾手指给扔去了苏州白家小院儿。

    ……

    小青绝没想到,南白日从张府回来,已是深夜。

    她彻夜点着灯,就像之前的关雨丝。

    她躺在床的内侧,就像之前的关雨丝。

    不过关雨丝总盼不到夫君出现,但小青在夜半,还能听到院门响了。

    她赶紧闭眼睡觉,等南白日进了屋,这个心才算定了下来。

    南白日看着床铺里的人儿,拿袖口轻蹭着她的鼻尖。

    小青忍不住动了动眼睛,南白日笑道:“装也装不像,起来吧,给你带了酥饼和酱鸭。”

    “酱鸭?!”

    哎,看来吃肉的动力还是大过点心。

    这也足矣证明,小青同学能用一顿肉解决的事情,就别让她一门心思的去猜别的了。

    为什么南白日和小青登对?或许就是他知道她是谁。

    “我爹说,要把西厢房收拾出来,等来年春日,让咱们搬回去住。”

    小青微怔,可还没说话,南白日却道:“我否决了,说咱们搬出来,就是不想给家里添乱。”

    小青刚想夸他,岂料南白日又道:“我娘说这样也不是办法,因为我总不在家。”

    小青瘪嘴,南白日又说:“后来我说我会经常回去,如果有必要你也会跟着回去看看娘。”

    小青嘴角一抽:“你有屁能不能一气儿放完?”

    南白日嘿嘿一笑,也抓了鸭腿儿来啃:“他们拉着我缠了一夜,所以这么晚才回,幸好我让五味斋留了酱鸭,不然大半夜的你又喊饿。”

    小青知道他的意思,明摆着是跟爹娘一起,闲话家常到二更。

    那,关雨丝呢?

    南白日看她吃东西不出声,便笑道:“她睡的早,用了晚膳就回房了,我没去找她啊!就跟爹娘一起说话来着。”

    小青冷哼:“我又没问!再说了,你俩不还是一起吃了饭!”

    南白日突然站起身,举起三根手指:“我保证!吃饭的时候几乎没看她几眼!而且她夹过来的菜我都没吃!我爹还说我不像话!我说我本来就不像话!不然也不会搬出去了!”

    小青瞄他一眼:“那你娘有没有说是我带坏了你?”

    南白日很诚实:“说了!但是我说我出来才发现这里真好!有你真好!我笑着说的所以我娘没生气!”

    小青眯眯眼:“真的?”

    南白日嘿嘿一笑,坐回椅子,点头道:“真的,自从张玉堂溺水之后,娘就再也没逼过我,虽然是委屈了关雨丝,但娘也会安抚她的,咱们只要好好的,谁都别想来打扰咱们。”

    南白日给了小青所有想要的答案,她终于笑着抓起了酥饼,掰成两半,开心的吃了起来。

    却不知从晚膳回房以后的关雨丝,又点起了油灯,一夜未熄,也再次躺进了床榻内侧,即便听到张玉堂说他“喜欢白家小院儿”,“他要的是什么”,但依旧以为难得回府的夫君,能在临走之前来见她一面。

    不留下也可以,至少来看一看她。

    不过,当月过半空,油灯染尽,她盼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

    她是不是真的要这样等下去?

    呵呵,她不知道捍卫自己的爱情,到底有什么错。 。♂丝♂路♂文♂学♂网*♂www.su♂ns♂il♂u.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