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
丝路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农家绣女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腊月三十一(三)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腊月三十一(三)

作者:落梦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太子妃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太子妃钱氏一开始嫁给太子慕容猖,就有一群女人给她使绊子。

    她当时也不得太子的心,得太子心的是他的侧妃。

    太子妃钱氏的日子,也是在生下太子慕容猖的嫡长子之后,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为了儿子,太子慕容猖对她还算是可以,初一十五从来都不会无故不来。

    太子妃钱氏以为,这样的日子就很好了。

    她是太子的嫡妻,只要她贤惠大方就好,等将来太子继位了,她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后。

    她的儿子,也能成为太子,再成为皇帝……

    但是齐王妃出现了,齐王独宠于她。

    两人共孕育了两个嫡子,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

    齐王妃乌云朵儿好歹是西北方乌云部落的小公主,配齐王也算是门当户对。

    偏偏,又出了一个翊王妃。

    翊王妃一个丧夫的寡妇,何德何能位居翊王正妻的位置。

    这样的女人,给她一个侧妃的位置,都是多余的。

    太子妃钱氏的心里,变得不平了起来。

    上一次宸帝寿辰,翊王对翊王妃的爱护,她同样看在眼里。

    羡慕嫉妒的同时,又忍不住觉得,翊王妃不配这样的翊王。

    太子妃钱氏在原地站了站,然后抬步,接着走。

    罢了,都是命罢了。

    秦王妃和晨王妃跟在太子妃钱氏的身后,自然也是看到了翊王殿下对翊王妃的爱护。

    她们同样也很嫉妒。

    秦王妃还好点儿,好歹还有个女儿,就算是嫉妒,倒也还能收敛。

    晨王妃就不行了。

    同样都是王爷,她的夫君却是个花心风流的男人。

    小妾一个一个的抬进门不说,外面还有好些红颜知己和外室。

    一个月能去她那里一次就不错了。

    上一次因为小产的事,晨王倒是对她好了一点儿,从一个月一次,变成了一个月五次。

    本来晨王妃很满足,但是在看到水殊华的待遇时,她又不满了。

    晨王之所以对她好,不过是因为愧疚。

    她的孩子,毕竟是他踢掉的。

    而翊王妃则是不同,一个瑕疵品,竟然能得到翊王这般厚爱。

    真是让她嫉妒的发狂。

    “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张狂,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上不得台面。”

    晨王妃忍不住,轻轻地讽刺了一句。

    反正她和翊王妃,永远都是对立面,她们的男人是敌人,所以她不用忍那么多。

    前面的太子妃听到了,但是她只是顿了一下,就当做没有听到的走了。

    这话她其实也想说,可惜碍于太子妃的架子,她不能说。

    这会儿听到晨王妃这么说,她不由勾勾唇。

    秦王妃听到了晨王妃这么说,不由伸手,拉了拉她的袖子。

    “四弟妹,慎言。”

    好歹在皇宫里呢,要是让人听到了,可如何是好。

    “三嫂……”

    晨王妃愤愤地看着秦王妃,小声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她水殊华不过是一个寡妇,怎么能得到夫婿那般的厚爱,更是衬得我们这些王爷嫡妻面上无光。”

    都是皇家媳妇,凭什么她水殊华有这么好的运气,得到一个眼里只有她的夫君。

    而她们……

    晨王妃面上越发的不忿。

    秦王妃拍拍她的手,语气复杂道:“同人不同命,我们命该如此。”

    晨王妃冷笑两声,“什么同人不同命,不过是她使了下作的手段而已。”

    岳姗姗之前在云外楼说的那番话,到底还是被传了出去,所以晨王妃也是听说了的。

    比起翊王爱重翊王妃什么的,晨王妃更相信水殊华是使了下作的手段。

    秦王妃再次一扯晨王妃的袖子,“别说了,闭嘴。”

    这种话,怎么能在皇宫里说。

    就算是要说,躲在家里说就是了。

    在秦王妃警告的视线下,晨王妃不甘不愿的闭嘴了。

    举行夜宴的地方,是太和殿。

    太和殿是一处极为宽敞的殿宇,分正殿和偏殿。

    正殿很大,立有二十四根蟠龙金柱,一次能容纳差不多两百人左右。

    两侧的偏殿,各能容纳一百人。

    名次靠前的,都混进了正殿。

    名次靠后的,只能去偏殿。

    水殊华和慕容獗坐在马背上,很快就到了太和殿前,而抬着齐王妃的软轿,比她快一步到达。

    这会儿,齐王正小心翼翼揽着齐王妃的腰身,两人慢慢的进了太和殿。

    慕容獗抱着水殊华下马,理了理她身上的厚披风,又摸了摸她的手,然后牵着她,进了太和殿。

    太和殿除了正殿和偏殿,后面还有暂时供人居住的厢房。

    慕容獗牵着水殊华进了太和殿,就径直去了后面的厢房。

    毕竟,离开宴还有差不多两个时辰,不能干坐着不是。

    到了后面的厢房,水殊华想了想,还是去了齐王妃的厢房,反正只是暂时休息的地方而已。

    厢房里,齐王妃乌云朵儿靠在软榻上,齐王正在给她捶腿。

    见到水殊华走了进来,齐王妃有些惊讶。

    但是惊讶过后,她神色如常道:“七弟妹,你来啦,坐……”

    她指着对面的软榻,让水殊华坐。

    水殊华也没客气,抬手除去身上的披风,往旁边一递,慕容獗神色淡然的接了过去,挂在了不远处的衣架上。

    接着,他又除去自己身上的披风,挂起来后,同水殊华一起,坐在了软榻上。

    厢房里都烧着地龙,所以一点儿也不冷。

    齐王妃乌云朵儿惊讶地看看水殊华,又看看慕容獗。

    这两位,是不是反了。

    做妻子的,居然使唤丈夫?

    而被使唤的,居然还一副很平常的样子。

    这对水殊华来说,已经是极为习惯的了。

    一直以来,慕容獗都是这样照顾她的。

    而对慕容獗来说,照顾自己的妻子,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没见齐王殿下也在那里给齐王妃捶腿?

    月四紧跟着进了厢房,快速沏了一壶茶,端了上来。

    水殊华看着茶,又看了一眼齐王妃的大肚子,道:“给六嫂上碗热汤。”

    茶不适合一个孕妇喝。

    齐王妃摸着自己的肚子,笑道:“七弟妹真是个细心的人,多谢。”

    水殊华的怀里,已经被塞了一个暖手炉,她看着暖手炉,道:“六嫂不必言谢,这都是应该的,你是孕妇,理应如此。”

    翎羽和雪羽,两只假狗则是蹲在厢房门外,四只凶狠的眸子,看着每一个路过的人,时不时发出两声狗叫。

    水殊华听着门外的狗叫,嘴角控制的一抽。

    这真是丢了一路的脸。

    好好两只猛兽,结果学狗叫。

    明天再见………♂丝♂路♂文♂学♂网*♂www.su♂ns♂il♂u.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