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
丝路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农门喜事:将军,种田去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往事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往事

作者:涵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阵心疼,连忙替他紧按着太阳穴,小心翼翼地守在身侧。悄悄告诉大家,本书首发,想更快阅读,百度搜索就可以了。

    “我知道小时候你为了儿子吃了太多苦,惨死在外面,这一次回来是想儿子为你补偿的对吗?”

    抓住叶晓莹的手,将她拉至身前。

    回头张望着四周,夜幕刚刚降临而已,莫非季晏之在梦游?不可能呀,他一直在温书,直到凌晨才肯睡觉,又怎会此时梦游呢?

    眼见他的目光越发呆滞,叶晓莹一狠心之后摇晃着他的手臂,“是我,我不是你娘,我是你娘子!”

    “娘!”他依旧喃喃自语,在一遍一遍地告诉他是娘子之后,突然面庞显得扭曲,眼神变得凌厉,瞪着叶晓莹,“你是坏女人,你是那个坏女人!”

    伸手一推,叶晓莹踉跄着后退不小心摔在地上,疼得直裂嘴。好似听见哗的一声响,担心新衣裳被划破,双手撑着小径站了起来。

    此时季晏之忽然上前,扯着叶晓莹的衣领,“这是我娘的,你夺走了我娘,为何连她最爱的衣裳也要夺走?你还给她,还回来!”

    说着便用力抓着衣领,将叶晓莹勒得难以呼吸,她急了,不时地拍打着他的手臂,可是整个人目光凌厉,神情恍惚不言语。

    她只得声嘶力竭冲着他的耳边喊道:“是我,我是叶晓莹,赶紧松手!”

    呆了一呆,季晏之好似听见,之后木然地蹲在原处。

    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迅速地一低头,从他宽大的手掌当中迅速脱身,正欲拔腿狂奔,可瞧见他蹲在地上显得痛苦,眼眸当中流出几分心疼。

    叹了一口气,之后便试探着唤着他的名字。

    一直往前走,才一靠近,季晏之整个人蹲了下来,手抱着头,口中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

    叶晓莹连忙扑上前,摇晃着季晏之,“你到底怎么啦?”

    不知不觉泪水流了下来,手背上的青筋凸起,死死地抓着头皮,鬓发缭乱,面庞扭曲,浑身簌簌发抖,将叶晓莹吓了一大跳。

    不远处有丫鬟寻来,叶晓莹立即扬手令她过来,找来几人将季晏之押了回去,请来医师诊治,据闻因为受了刺激,一时之间记忆错乱才口不择言。

    喂他喝了安神的药,最后才渐渐地睡了过去。

    叶晓莹早已经换下了新衣裳,先是折叠起来,伸手抚摸着,衣裳上面依旧带有余温,可是为何却变得如此呢?

    手抚上季晏之冰凉的面,突然只觉得指尖一凉,竟是一颗泪珠自他的眼眶当中滑落下来,掏出手帕轻轻地替他擦拭。

    此刻有一丝预感,好似唤醒子他童年最为沉痛的回忆,罪魁祸首便是这件衣裳,难道它有猫腻不成?

    夫人一向对她冷淡,几乎诸事不过问,为何巴巴地前来送件衣裳,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如此?

    叶晓莹想知道答案。

    季晏之每一次醒来,双手挥舞着将药瓶打翻,将水打翻,破坏这一切,只是喊叫着娘。

    将军来探视时被勾起了伤心的回忆,早早地被夫人劝了回去,只让两名力气大的下人守在旁边,给季晏之喂了大量的安神入睡的药,可后天便考试在即。

    药喝下后,他便沉沉地睡了过去,如此一来,定然会误了考试的。这一天医师照例开了一堆药。守在叶晓莹身边,催促她喂给季晏之。

    叶晓莹先是将药放置在桌上,赔着笑向他们恳求道:“医师近来日辛苦啦,经我必然会喂给他的,还请两位先回去!”

    “不行!夫人让我们守在此处,我们不敢先一步离开,须得瞧见少爷安然无恙方才放心。”

    不论叶晓莹如何劝说,两人坚持己见,她只得作罢。

    在季晏之稍稍清醒之时,又将大碗的药物直直地喂给他,使得他再一次进入长久的睡眠。几日以来皆是如此。

    时间飞逝而过,渐渐地由焦急变得死心,之后坦然接受。只要他痊愈便心满意足,错过便错过吧。

    直到大考完,两名医师这才相继离开,同时叮嘱着叶晓莹,依旧得按时给他服药。

    之后几日倒是安稳,可是神情呆滞,待到医师们一走,叶晓莹立即将药停了,他清醒过后便坐在床上一声不吭,目光四处寻找,使得叶晓莹心下紧张。

    最后失望地低垂下眼帘时,心中莫名一痛。

    叶晓莹将折好的衣裳抱了过来,放在他的面前。

    他本平静的心重又变得激动,将脸贴了上去,口中喃喃地叫着:“娘,你回来啦,是来陪我吗?”

    叶晓莹在一旁猛地吸着鼻子,不知道到底她所做的是正确还是错误?令他回到季府,想起往事,可是如今他病恹恹的,甚至错过了一直以来他为之努力奋斗的考试。

    她越想越伤心,忍不住双肩耸动,低低地哭泣起来。

    突然有一个宽大的手掌搭在叶晓莹的后背上,心下更加难以抑制,哭泣得哽咽难语。

    手掌轻轻地拍在她的身上,季晏之温声说道:“别难过!”叶晓莹胡乱地擦了一把眼泪,泪眼朦胧当中,他依旧是原先的俊朗的模样,满目关切地望着她。

    季晏之瞬间脸色沉沉,神情哀伤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掀开了被子,“近日天天躺在床上,浑身好似散架了一般。”

    房中弥漫着浓浓的药味,他揉了揉额头不明所以,“难道这些天我都病了吗?”

    叶晓莹点了点头,同时又摇了摇头,瞧着他越加迷惑的脸庞,这才将被子上的衣裳再次放在夫君的面前,“这件衣裳到底有何来历?你告诉我!”

    季晏之叹了一口气,“每一次回想起小时候,所能想象的便是这件似月光一般的衣裳,是母亲经常穿在身上的。多少年了,如今突然出现在眼前,有如母亲站在面前!”

    叶晓莹上前搂着他的脖子,想着用自己娇弱的身子给他些许温暖,季晏之闭着眼睛,沉浸在往事当中。

    “这在我们这落魄的时候,衣裳也被当了,可是娘在我心目当中的形象却不曾改变过。”双手颤抖地抚摸着衣裳。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丝♂路♂文♂学♂网*♂www.su♂ns♂il♂u.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