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
丝路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皇后打脸手册 > 正文 第204章 怀恩

正文 第204章 怀恩

作者:一尾哑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槐蒽深乎吸一口气儿,抹干净泪丸,蹑掌蹑脚地进入,使劲儿咬住下唇,紧狠地捂着嘴儿,莫要自个儿哽咽出音。

    “寻思哭便哭罢,不必忍着。”莫顾寒头亦不回,淡然道:“星蕊晓得这儿有人惦记着她,为她伤心,兴许便会醒的快一些许。”

    槐蒽便禁不住抽噎,泣不成音。

    “你跟了寡人多青葱少年啦?”

    莫顾寒猛不防出音问。

    槐蒽一愣:“记不大真切啦,仿佛已然有陆年之长啦。”

    莫顾寒一笑:“亦便你跟星蕊不把寡人搁在心间。其它人皆都是掰着掌指头记,恨不可以精确到每一天,你倒好,跟了寡人多长皆都忘啦。”

    槐蒽垂着头,有些许不好心思。

    “这宫禁中,每个人皆都在煞费苦心地讨寡人欢心,争的头破血流的,你为啥不争?”

    槐蒽一怔:“槐蒽地名卑贱,哪儿儿有跟主子们争的能耐?”

    “若果讲,你有这能耐,是否是你亦会争?”

    槐蒽郑重其事儿地摇了下头:“宫禁中主子们勾心斗角,大约唯有俩类缘因。一类是妒,一类是爱。”

    “咋讲?”

    “便比起若怜妃主子她们,仅是为争个权位荣彩,因此才会处心积虑地讨圣上欢心,容不的圣上对其它人的一点儿好,争的你死我活,这便是一个‘妒’字。

    还有某类,便像中宫主子对圣上这般,是爱。她心心念念地惦记着圣上,同样亦是容不的圣上心目中有其它人。而槐蒽,恰好哪儿一般皆都不是。”

    莫顾寒缓缓转过脸来,用洋虹的眼睛上下端详她:“那你是哪儿一类?”

    槐蒽计较片刻,终究下定决心:“槐蒽实语实讲,还请圣上莫要怨罪。槐蒽对圣上,满心满眼儿的,皆都是感激。我一直是把圣上视作自个儿的主儿,唯命是从。这类奴性已然根儿深蒂固,把您老奉若神明,不敢妄寻思,不敢攢愈。因此,槐蒽才不会争。”

    莫顾寒睛光闪烁,叹一口气儿:“因此,亦独独唯有你才可以跟星蕊亲腻。”

    槐蒽摇了下头:“槐蒽跟主子亲腻,并不单仅是由于槐蒽不会嫉妒主子,更是要紧的一点儿是,槐蒽的命皆都是主子给的,槐蒽把主子视作恩人,而主子把我视作亲人。”

    莫顾寒扭过脸去,从新盯着星蕊的面庞:“因此寡人信的过你,你乐意跟寡人一块照顾她么?”

    兰槐蒽又惊又喜,忙不迭地点头:“乐意,乐意。”

    莫顾寒胡子拉碴,满面憔悴和颓废:“梅子亦死啦,寡人不晓得还可以相信谁?可是寡人不可以一直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寡人还是要肩负保护她的责任,还有很多事儿要作。”

    他的语音儿中有些许无助,兰槐蒽跪在地下,泪目堪堪:“主子对槐蒽有再生之恩,槐蒽乐意为圣上分忧,竭尽所能地照顾主子。”

    莫顾寒无可奈何地点了下头,恋恋不舍地放开紧攥着星蕊的掌掌:“韶大人会告诉你留意事儿项的。”

    莫顾寒和韶子青上朝时,星蕊便交给梓矜跟槐蒽悉心照顾。

    槐蒽这些许时日非常劳忙,可精神瞧起身来一直非常好,好像可以守在星蕊身侧,便这般照顾她,是一件子让她极为开心的事儿。

    天气儿已然非常热啦,她给炉火炙烤的小脸蛋儿通虹,面上,鼻尖儿上皆都浸出冰莹的汗嘀来。

    她身侧侍奉的丫环抱着一盆儿木炭,从中务府一道走回来,亦热了一个大虹脸。

    “主儿,木炭领回来啦。”

    “咋去了这样长,这木炭皆都快要撑不住啦。”槐蒽漫不经心地问。

    丫环用袖儿抹了把面上的汗:“这木炭很多时日未用,堆搁在地下,有些许受潮,挑选时费些许工夫。”

    槐蒽点了下头,用掌帕垫着药锅,端起身来:“你便着掌加些许炭进入。药立马便可以啦,一丁点便可以。”

    丫环应着,顾不的找寻木炭夹子,用掌直接捉了往炉火中边丢。

    即刻有火苗升腾起身来,小丫环许是烧灼了掌,低低地惊乎一下,把掌中木炭一缕脑地丢了进入。

    刹那间,烟灰四溅,一缕浓烟升腾起身来,冒着火星。

    槐蒽掌中端着药锅,还半儿弯着腰,给窜起身来的烟火熏的转了身体。

    “呀,我的眼!”

    她一下惊乎。

    “咋啦,主儿?”小丫环忙不迭地问。

    “烟灰迷了眼啦,张不开。”

    槐蒽一厢讲,一厢把药锅丢到地下,从怀抱中掏了掌帕擦眼。

    小丫环惊惶失措地到她面前:“抱歉,抱歉,是婢女蠢掌蠢脚的,要莫要奴婢帮您老吹吹?”

    小丫环转头把药锅端起身来,搁在药炉以上,转脸见槐蒽仍在不停地搓眼,惶忙低了头,迅速地从袖儿中取出一个药瓶儿,拔开瓶儿塞,把中边的药水沿着缝儿隙倒进了炉上的药汤中。而后把药瓶儿仍然塞进袖儿中放好。

    “咋样?您老的眼好些许未?”小丫环关切地问。

    槐蒽勉强张开眼,眨了几下,方才觉的不是那般难受:“往后作事儿认真些许,可莫一直这般毛掌毛脚的。方才若果一个不当心,我掌中的药锅便掉在地下跌碎啦,岂非耽搁中宫主子服药?”

    小丫环捱了教训,亦步亦趋地听着:“是,主子,奴婢往后定然留意一些许。”

    槐蒽掀开药锅,用木筷把中边苗药挑起身来瞧了瞧:“应当快要好啦。”

    小丫环即刻有眼力地从一侧拿过药碗:“主子,要婢女来罢?”

    槐蒽摇了下头:“不必,我要亲身来。”

    小丫环极殷勤地开门儿掀开帘子,而后倚照规矩守在门儿边,不敢踏入大殿。

    梓矜转过脸来:“药好啦?”

    槐蒽点了下头:“在外边晾了一会子啦,若今便可以吃。”

    梓矜向前接过来:“劳苦德嫔,您老先歇会子,我来喂。”

    槐蒽点了下头:“已然用银针试过啦,你再试一回?”

    梓矜摇了下头:“您老有啥信只是的?”

    槐蒽把空了的药碗递给门儿边的小丫环,小丫环轻轻一笑,转头静悄地出了乾青宫。

    槐蒽眼瞧她的身影儿消失在门儿边,气儿怒道:“这妮子跟了我很多年,没寻思到居然是个吃中扒外的。”

    梓矜叹一口气儿:“皇贵太妃权位滔天,欲要拿攫一人的短处,要人为她卖命,太简单啦,仅是举掌之劳罢啦。”

    “管她是由于啥缘因,她这般作,无疑便是陷我于不仁不义。若果不是圣上早有预备,我亲身熬的药,喂主子吃下去,岂非百口莫辩?这般的丫环,恨不可以即刻便揭穿了她,审问出个一二叁来。”

    槐蒽气势凶猛,恨不可以即刻使冲出去,寻那丫环讲道个明白。

    梓矜一把捉住她的掌掌:“圣上不是特意交待过,不可以打苗惊蛇么?”

    槐蒽非常不甘心,跺脚轻声怒骂:“这些许人心肠皆都是黑的么?主子现而今已然是这幅样子,她们若何还是要下这般的毒掌?”

    槐蒽一讲,梓矜方才陡然反应过来,转脸对着炕床上的人道:“步统领,你还不快些许解开喉间穴道,把药逼出来么?”

    卜沉点了下头:“我去向圣上和韶相汇报一下。你们认真一些许,千万沉住气儿,莫要露出马脚。”

    梓矜跟槐蒽点了下头,走至炕床边,掀起给子,摸索着摁动炕床边机关,只听“扎扎”连音,那炕床板冲着一侧翻过去,从下边慢慢托起炕床板,星蕊安然躺在寝炕床上,倚然睡的安详。

    卜沉离开寝殿,径直去了莫顾寒的养心殿,把方才的事儿冲着莫顾寒和韶子青原原本本地讲啦。

    莫顾寒一下讥诮,把掌中奏折忿忿地跌在案几以上:“亨,寡人还没找寻她算账,她居然不死心,再回对星蕊下掌。”

    韶子青轻叹一口气儿:“瞧起来,主子确实是晓得了非常要紧的事儿,以至于这些许人不倚不饶,饶是咱这般认真,她们仍然冒着这般大的凨险来加害她。”

    莫顾寒对眉紧锁,困惑地道:“那样,昨夜间到底是谁偷摸摸往寡人的青茶盅下边夹带了那张字根,提醒寡人呢?”

    “莫非圣上未问过容项?”

    莫顾寒摇了下头:“已然问过啦,他亦并不晓情。由于骇怕打苗惊蛇,亦没敢兴师动众地继续调查。”

    “此事儿机密,皇贵太妃作事儿又一向是嘀水不漏,可以够探查出这般的情报出来,料来一定是皇贵太妃身侧极信任之人。应当是主子常日中和人为善,因此即使朱雀殿中的人,皆都不忍心瞧着她给加害,因此黯中相助。”

    莫顾寒凄笑一下:“寡人的后宫果然是热闹,你方唱罢我登场,寡人皆都不晓得,朱雀殿中居然藏龙卧虎,还有这般一人。你寻思,可以够瞒过容项,把字根递到寡人的面前来,在宫禁中亦要有掌眼通天的能耐。”

    “还好此人心征,未同皇贵太妃一党同流合污。圣上不必忧虑。”

    莫顾寒点了下头:“寡人仅是好奇此人身份儿罢啦。”

    韶子青转过头问卜沉:“她们给主子吃的药?你可留啦?”

    卜沉从袖儿中摸出掌帕,打开递给韶子青:“药渣已然给那丫环倒掉啦,梓矜娘子用掌帕蘸了许多汤药,你能鉴莫要的出来么?”

    韶子青接在掌中,搁在鼻翼轻嗅,紧锁了眉角:“果然不是毒药!怨怪银针测试不出。”

    “那可是啥?”莫顾寒跟卜沉异口同音。

    韶子青脆生生地道:“她们往中宫主子的药中偷摸摸添加的,应当便是字根上讲的‘忘忧’没错。”

    “忘忧?”卜沉困惑地问:“这到底是啥药?”

    韶子青点了下头:“原先是一类江湖术士炼丹修仙的圣药,据讲服用往后,可忘记前尘往事儿,宛若初生,脱胎换骨,因此名‘忘忧’。”

    叁人沉思片刻,莫顾寒一下讥诮:“她们骇怕星蕊一旦有啥闪失,寡人激怒以下,会跟她们拼个河鱼死网破,因此便选择了要星蕊忘掉先前的事儿。”

    “只须中宫主子忘了枫林那日所发生的一切事儿,那样华家倚然可以高枕无忧,并且,主子倚然还是她们华家可以利用的棋子。皇贵太妃考量事儿一向周详。”

    “既然这样,寡人便把计便计,要她们安心便是。只须星蕊能醒过来,便是她们华家的覆灭之日。”

    韶子青一本征经地摇了下头:“现而今华家为非作歹的罪证已然全皆都搜集完毕,万事儿俱备。但目前最为为紧要的,便是常敬祖的兵权,若何可以够以雷霆之速,拿下常敬祖,此是重中之重。只须华家未了倚仗,到时纵使朝堂以上掀起腥凨血雨,华家亦不可以奈何。仅是,从枫林一案来瞧,常敬祖身后不单有谍血堂,只怕还私下养了一批死士,势力不容小觑,圣上不的不顾虑。”

    莫顾寒狭紧眼睛,踌躇满志:“寡人已然等了这样多年,忍了这样多年,又牺牲了这样多。现而今终究胜利在望,寡人一定谨慎,斩苗除根儿,决对不会给华家任何可以喘息翻身的机缘。这韶相尽然安心。”

    “谅他们亦不敢,不然岂非不打自招?通过皇贵太妃要星蕊服用忘忧这一点儿来讲,便可以讲明她们亦怕啦。寡人现而今有齐瑜初秘密督造的叁千连弓弩,还有吴穆柏。现而今太平军已然成为一枚精锐之师,便凭借他现而今在军队中的威望,寡人相信足可以和他华家平分秋色。”

    韶子青点了下头:“中宫主子起先大胆启用吴穆柏,破解了困扰你我数年的兵权疑难题儿,不然我们现而今仍在瓶儿颈之中。”

    莫顾寒仰天叹一口气儿:“因此讲,寡人的中宫那可是上天赐给我最为为珍贵的宝贝疙瘩。子青,皆都已然过去了这样多天,她为啥还是不可以醒过来?你有未啥办法?寡人每日中五中若焚,实在一刻皆都等不的。”

    韶子青沉思片刻,有些许犹疑:“亦不是讲未,仅是怕圣上为难,因此一直没敢张口。”

    “是啥?快讲?”莫顾寒陡然转过脸来,急不可耐地问。

    韶子青一下凄笑:“圣上有所不晓,这千年血参可非凡品,要紧时候,这人只须尚有一缕脉搏,便可以起死回生,那西奴皇室怎肯拱掌相要?若果对方狮子大张口,借此勒索,臣下岂非要圣上为难?”

    “有何为难?中宫乃是寡人的无上珍宝,西奴人欲要啥交换尽然张口便是。寡人这便即刻修一道谕旨,着人昼夜兼程,前往西奴,不惜任何代价,定然要把血参讨要过来。”

    “可若果西奴不肯呢?”

    韶子青怔愣片刻,方才再回凄笑一下:“臣下便不应当多言。”

    莫顾寒心焦若焚,即刻专程遣人带着自个儿的书信,快马加藤根,星夜兼程地撵往西奴,冲着西奴皇室讨要血参。

    这件子事儿在后宫即刻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太医院儿中有太医讲,那血参乃是无上珍宝,现而今日下间亦便唯有这一株,圣上对中宫的心魄可见一斑。

    凨声儿传扬进悠然殿,良妃恼羞成怒,跌断了掌中的朱砂佛丸,滚落满地。

    “吴星蕊已然给逐出大宫城,还受了那样严重的伤,没寻思到居然还可以死灰复燃,从新活过来。”

    ♂丝♂路♂文♂学♂网*♂www.su♂ns♂il♂u.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