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
丝路文学网 > 武侠重生 > 变成死对头的最强辅助奶妈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错付深情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错付深情

作者:三花姐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看♂书↙手机用户输入:♂М♂.♂♂♂kan♂shu.♂СОⅢ

    “因为你的爱,他莫名丢了性命,因为你的爱他做不成人变为阴灵,你真以为你的爱是多么了不起的东西吗?”

    舒姝冷笑一声:“若我是他,怕是恨不得将你抽筋拔骨,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女妖被舒姝这番话刺激得不轻,她癫狂的神智带动着整个大树都不停挣扎颤动。

    被大树深深扎根的山体也被带动着一阵颤动。

    山洞中不但有不停伸出、无处不在的树须,又有了不断下坠的碎石。

    要是只有这座山,舒姝几人或许已经破山而出,可这无处不在的大树根须简直堵死了他们的退路。

    只要他们在山体之中,不管去到哪里这女妖都能困死他们。

    “你不是他,他爱我的!!”女妖还在自欺欺人。

    “他不爱你,他不会爱一个杀了他还囚禁了他几百上千年的女妖。”

    这话就像魔咒一样打在女妖的心上,她的疯狂被全然引爆。

    ‘姑娘,你这是干什么?’那是她第一次擦去他脸上的尘灰,露出了那张刀削般的俊俏面庞。

    在第一眼见他的时候女妖就已经深陷其中,她知道,这就是爱情。

    ‘我只是为你擦去尘灰,你......’

    她话未说完,仙士已经重新陷入沉思,应该说,是陷入了内定。

    女妖轻抚着他的面庞,为这冷淡无情的男子深深着迷。

    她日日夜夜守候在他身边,只为不让他尘灰沾染,只为不让他被雨水打湿。

    她靠在他身边,心心念念着这个人能醒来同她作伴,能睁开眼看自己一眼。

    最后,女妖等到男子醒来,男子一把推开靠在她肩膀上的自己,冷漠而厌恶的说了一句。

    ‘你是花妖?’

    对,没错,男子不喜欢妖怪,他更讨厌不顾廉耻主动凑上来女妖。

    女妖泪如雨下,趴在地上泣不成声。

    但女妖依然爱着仙士,只要能在远处一直看着他就心满意足了。

    她每日在远处偷看,只一眼,就能让她高兴一整天。

    可惜,仙士是在这处悟道,只要他悟出了他的剑道,他就会离开。

    女妖日日看他,自然看出了他的变化,他身上的灵气越加浓重。

    女妖开始惶恐,他是不是要成功了,他是不是要离开了?

    不可以,他怎么可以离开!

    难道连看他一眼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女妖不懂,为什么这么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自己。

    ‘只要留下他,就能每日看到他,就能每日同他作伴了。’女妖这么想着。

    她趁仙士突破之际,神魂最虚弱的时候给他下毒,也给了他致命一击,甚至为了镇压住挣扎的仙士不惜牺牲自己。

    女妖献祭了自己,让自己成为那颗大树,将仙士稳稳镇压在树根。

    “他会爱我的,他离不开我,他是爱我的!!”女妖从回忆中脱身,嘴中不停呢喃着这几句话。

    她疯狂的抽动着树须,疯狂攻击着舒姝几人。

    “把人还给我!!”女妖操纵着大量的树须向舒姝这处席卷而来,根本不给她发挥的空间。

    “快还给我!!”鬼哭狼嚎的刺耳之声一阵一阵冲击着耳朵,舒姝难受地皱起眉头。

    她将灵力附着在小刀上努力挥砍,但她的手再快也快不过树须生长的速度。

    薛崖眼瞅着舒姝被树须全然包围,心中着急不已却无法脱身。

    关键时刻,已经暴露的小师父直接丢出一阵金光冲击替舒姝解了围,也让薛崖得以顺利靠近舒姝。

    两人单手相合的那一刻,薛崖和舒姝都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八宝塔——开。’

    可爱的小火火瞬间出现在舒姝的怀里,十分有弹性的小屁股甚至还在舒姝的手掌心弹了一下。

    “火火,烧。”

    几乎是同时,在舒姝说出话的同时火火就开始放火,他反正就是往前放火,至于方向,自然有舒姝会调整的。

    “昂......”

    女妖已经和大树融为一体,大树被烧,对她的伤害很大,特别是这一把火还放在靠近她本体的地方。

    “薛崖,还要往前一点。”舒姝瞅了瞅,还是差点才能烧到尸体。

    女妖拼命聚集树须拦住几人,但无论如何也顶不住火火的消耗。

    有了前车之鉴,他们现在十分注意保护火火安全,女妖根本近不得火火小朋友的身,也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的推进。

    “不要......不要伤害

    他!”

    女妖知道他们想要杀死自己,可是自己和大树还有仙士的躯壳已经完全融合在一起,要想杀死自己他们肯定会要烧毁躯壳的。

    “我放你们走,你们走,不要伤害他!!”

    不可以,不可以烧掉他的身体,这是他唯一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想我们走了放过你?晚了!”舒姝一刀劈下斩断了一大把树须。

    女妖本就是个仙法低微的妖怪,哪怕她能将这些人困住,她的仙力也不足以支撑她杀死他们。

    她只能承受着根须断裂的痛苦,含着痛苦将所有根须都围绕在仙士的躯体之上,不能、不能让他消失了。

    “女妖,你等死吧!”

    舒姝最后砍了一刀,火火小朋友趁势放火,直接就将围绕着仙士躯体的巨大树须球整个点燃。

    轰的一声,包裹着仙士躯体的树须球变成了火球,女妖痛苦的嚎叫声声不息。

    围绕着舒姝几人的那些树须也纷纷回缩,他们几人也空出手来捂住自己的耳朵,再这样下去,舒姝都怀疑自己会直接失聪。

    外层的树须慢慢烧尽,里层的仙士躯体和虚无缥缈的女妖妖灵显露出来。

    待火势渐渐退去,里面的情景让舒姝好一阵失语。

    仙士的躯体完好无损,女妖用自己的神魂护住了他的躯体,而深情却疯狂的女妖,最终也死在了自己的深情中。

    “阿弥陀佛,这女妖本可以离开。”

    行止小师父絮絮叨叨念起了安息咒,女妖已经无法往生,只能祝她死后安息。

    对啊,她其实是可以离开的,只要顺着大树根须逃走,她可以逃开这必死的局,可她最后却选择了以己身护住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

    “薛崖,她为什么要......”

    为什么要这样,不管是杀死心爱之人甚至将他镇压的疯狂还是最后不惜牺牲神魂也要保住一副躯壳的选择,这个人的想法着实让人不懂。

    “她只是入了魔障!”行止小师父说道。

    “求不得,却强求,她入了魔障。”

    舒姝:果然,和尚说话总是让人费解的同时又自带一丝通透。

    “哦...”冷淡一应。

    “求不得、心不甘,自然强求。爱一个人是没有道理的,小师父,她不是入了魔障,只是用情太深。”

    小师父不懂什么情爱,只是佛家讲究个缘法,一个人爱、一个不爱,自然是无缘的,无缘不可强求,强求难结好果。

    轰隆隆的一波碎石砸下来,几人这才发现大树的根已经被烧了,这颗大树也活不下去了,而被它深深扎根的山体也马上要崩塌了。

    砰的一声,几人直接从山体中冲出,薛崖和小师父在前头,舒姝抱着火火在后头。

    几个人蹦出来的时候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在小山洞关久了眼睛都黑了。结果......

    “姝姝,有星星!!”小火火指着漫天繁星,小身子一拱一拱的还想去够星星。

    “原来天都黑了。”她没记错的话,他们可是午时就出发的。

    “唉~看来今天赶不上饭点了。”舒教主现在很饿,所以只能回去让明月小姐姐给开小灶了。

    “没有饭吃吗?火火饿了。”小朋友捂着小肚子委屈巴巴。

    “有,回去让你明月姐姐开小灶。小师父要不要去教中吃顿便饭啊~”

    天这么晚了,明月施主做饭又那么好吃......

    “那就叨扰了!”果然他不是一个清心寡欲的和尚,唉~

    明月果然是最贴心的可人儿,早就准备好饭菜等他们回来,甚至还为小师父特意准备了一份清淡素食。

    “教主你们抓到了一只阴灵?”

    明月的表情一言难尽,显然也是还记得人界那个制造瘟疫的阴灵。

    “明月你放心,不是人界碰到那种丧心病狂阴灵,只是个小黑团。”

    然后舒教主边吃饭边给她讲完了一整个女妖和剑道仙士的故事。

    “这女妖也太傻了,怎么会为了一个不爱她的人去死。”

    明月摇摇头,顺手还给两个小家伙添了菜。

    “谢谢明月姐姐~”阿宝和火火可是很有礼貌的小朋友。

    舒姝也撇嘴,不是很能理解这种为爱奋不顾身命都不要的行为。

    “谁知道呢,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命都不要了,傻的呗~生命诚可贵,活着最珍贵。”

    像她,可不是这么傻的人。

    当年薛崖屁颠屁颠回了飞羽门继承掌门之位,她还不是活得好好的,要不是她坚强,同一教可就不存在了。

    “不过说起来,那仙士也很有问题。”舒教主点点筷子,颇有点愤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