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
丝路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盛世嫡女:王妃难逑 > 正文 第189章 心照不宣

正文 第189章 心照不宣

作者:蓝颜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666

    拓跋睿眼里闪过一抹阴鸷,语气也沉了下来:“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乱说了什么?”

    夏依依仍是垂着头,道:“没有的事。”

    拓跋睿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口气里不由命令道:“抬起头来。”

    夏依依依言抬起头来,平静的与拓跋睿对视着。

    拓跋睿直视着夏依依,开了口:“依霜。你告诉本王,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乱说了什么?”

    夏依依对上他真诚的关心。突然嫣然一笑。退后两步,恭敬有余道:“王爷,并没有人在民女面前乱说什么。只是这里到底是京城重地,民女若是没大没小的只怕会惹来别人的诟病。”

    拓跋睿眸色一深,看着夏依依。

    夏依依几乎毫无压力的承着拓跋睿的打量。笑道:“王爷。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办吧,民女就不在这叨扰你了。”

    拓跋睿拉住她的手,声音更加沉的说道:“你在躲本王?”

    夏依依只是冷静的看着他。道:“王爷。民女只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而已。”

    “跟本王亲近。何来成为众矢之的了?”拓跋睿拧着好看的眉头,说道。

    夏依依冷静的看着拓跋睿。道:“王爷,你身份尊贵。你与民女到底身份悬殊,这里不同清水县或者是西平县,在这里。有无数双眼睛关注着王爷你,所以民女才说,民女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拓跋睿深深地看着夏依依,道:“你什么时候在乎别人的目光了?”

    夏依依朝他眨巴一下眼睛,无辜的说道:“民女一直都很在乎啊,难道王爷不知道吗?树要一张皮,人要一张脸,王爷说民女在不在乎?”

    拓跋睿抬手想要摸上夏依依的脸,突然一道暗沉的嗓音从夏依依的身后传来:“五皇兄,我的贴身婢女就这么的对你有吸引力吗?”

    拓跋睿的手顿在了半空中,转头看着渐行渐近的拓跋璟,须臾,他把手放下。

    拓跋璟看着夏依依,道:“还不快过来。”

    夏依依撇撇嘴,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见夏依依乖乖的走了过来,拓跋璟原本有些沉的脸缓和了下,终于舍得把目光移到了拓跋睿的身上,故作不知的说道:“五皇兄,你什么时候来的?”

    “本王才来不久。”拓跋睿语气有些清冷的说道。

    “既然五皇兄来了,不凡留下来一块用中膳吧,打从西平县回来,我们兄弟二人好久没聚在一块吃饭了,今日留下来,兄弟二人喝两杯,聊聊天也是好的,你觉得如何?”拓跋璟神色平静的说道。

    拓跋睿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

    拓跋璟命人去准备了一桌好菜,等菜准备好之后,拓跋璟朝拓跋睿道:“五皇兄,请吧。”

    “请。”

    拓跋璟和拓跋睿两人一同到了偏厅,那里已经候着不少的丫鬟和后院的侍妾。

    见人进来,孙氏领着陈氏她们迎了上来,请了安,道:“妾身等参见两位王爷。”

    拓跋璟看了孙氏一眼,道:“起来吧。”

    孙氏起身,头微微一抬,双目含情的看着拓跋璟,温声细语的说道:“王爷,您和襄王现在要用膳吗?”

    对上孙氏,拓跋璟原本冷肃的眉眼明显的热柔和了些,道:“摆膳吧。”

    孙氏服了服身,领着数名丫鬟下去,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孙氏领着那些丫鬟复又回来,每个人手中都端着精致的端盘,鱼贯的把它们放在了桌子上。

    不过一会儿,桌子上多了二十来道大菜和两个肉汤与一个素汤,等菜都上好之后,李德全就领着好几个人拿着银针在饭菜里都检查了一遍,见银针上并没有异样,才弯身,恭敬的说道:

    “王爷,饭菜并无异样,请放心食用。”

    拓跋璟微微地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

    孙氏迟疑了下,温声道:“王爷,这于理不合,妾身等人还是留下来伺候您和襄王用膳吧。”

    拓跋璟看了她一眼,道:“退下。”

    孙氏心里一凛,面上温和又略带点歉意的说道:“王爷,妾身刚才僭越了,还请您责罚。”

    孙氏在晋王府能够得拓跋璟的另眼相看,主要是她够聪明,知进退,在某些事情上不会让人下不了台,以温和的手段一点一滴的渗进了拓跋璟的生活里,让素来对女人无感的拓跋璟也慢慢地记住了她这个人,放心的把后院交给她管理。

    也许拓跋璟没有遇上夏依依的话,将来某一天看在她为晋王府付出那么多的份上会许她一个侧妃之位,只可惜拓跋璟遇上了夏依依,这如果就变成了没有如果了。

    孙氏若是知道她运筹帷幄这么久,就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得到拓跋璟的心的筹谋被夏依依无意之间给破坏了,她的表面还能不能维持一种温和还是另说,她没有直接残害夏依依就已经很不错了。

    孙氏毋庸置疑是个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以别样的手段引起了拓跋璟的注意,甚至还全权的让她管理着偌大的后院,这份殊荣是后院其他女人求之不得,眼巴巴看着都得不到的殊荣。

    拓跋璟看了孙氏一眼,觉得今日的孙氏太不知情识趣了,往日孙氏若是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兴许还能生出一丝的恻隐之心,可是现在,也许是因为有夏依依在场,孙氏摆出这样一幅模样他反而觉得有些腻歪。

    对上拓跋睿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拓跋璟心里一窝火,不过他表面上还得维持着平静的说道:“通通下去,别让本王再说第二遍了。”

    原本留下来想看一场好戏的众人,听拓跋璟如此一说,纷纷做鸟散状,没多大一会儿,偌大的偏厅里也只剩下了拓跋璟、拓跋睿、夏依依和孙氏四人。

    拓跋璟看着孙氏还在,眉头微微一皱,道:“你也下去。”

    孙氏臻首轻垂,掩着眼里闪过的不甘,道:“是,王爷,妾身先行告退了。”行至两步,她突然停下脚步,柔声道:“二位王爷,夏姑娘初来乍到,很多府中的规矩都还没有学会,要不妾身先把人带下去好生的让人*一番,也免得夏姑娘坏了规矩饶了您二位的用膳。”

    拓跋璟又是看了她一眼,道:“你下去吧,至于夏依霜,她是本王亲自带回来的,她是什么样,本王比你更清楚。”

    孙氏的眼里又闪过一抹不甘和痛处,藏在袖口里的手紧了紧,面上却是笑道:“是,王爷。妾身僭越了。”

    说完,孙氏朝拓跋璟和拓跋睿福了福身,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

    拓跋璟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对夏依依说道:“坐下吧。”

    夏依依敛眉低首,道:“爷,民女已经在云悦酒楼吃过了,你二位爷慢用。”

    拓跋璟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的说道:“你吃了?”

    夏依依点点头。

    拓跋璟的眸色转了一下,道:“本王不是先前就嘱咐你回来用膳吗?”

    夏依依奇怪的看了拓跋璟一眼,撇了撇嘴,道:“爷,民女不能在外面用膳吗?”

    拓跋璟被噎了下。

    拓跋睿温柔的看着夏依依,道:“依霜,在云悦酒楼吃的饱了吗?要不坐上来再吃一些?”

    夏依依摇头道:“二位爷,你们用吧,民女在那里用的挺多的了,而且王府规矩多也不能因为民女一人而坏了规矩,传出去,不知旁人要如何说民女了。”

    “啪!”的一声,是筷子重重砸在桌子上的声音,拓跋璟的大掌直接盖在了筷子上,有些不悦的看着夏依依。

    “夏依霜,你直接说,你在跟本王怄什么气?”拓跋璟一双凤眸像是想在夏依依的身上盯出一个洞来一样。

    夏依依眨巴着眼眸,无辜的说道:“爷,民女没有。”

    对拓跋璟来说,夏依依就是有挑起他心底里的火气的本事。

    “夏依霜,本王是想宠你,可你若这样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信不信本王把你关在王府里,让你一辈子都出不了王府半步?”

    夏依依拧着好看的黛眉,无畏的看着拓跋璟,一字一句道:“爷,民女不知你在说什么,若你不想民女住在这儿了,民女搬出去就是了。”

    夏依依说道漫不经心,其实她不过是故意惹怒拓跋璟而已,她来京城,一是为了查出原身真正的身份,二是为了创造属于自己的事业。

    她天生就是个劳碌命,闲也闲不下来,除了让自己更加的充实之外,别无它法。

    拓跋璟不怒自威的看着夏依依,低沉道:“夏依霜,你再说一遍?”

    夏依依眨巴着眼睛,道:“爷,你这晋王府家大庙大的,民女还真的就住不习惯了,民女想……”

    “你最好想都别想,要不然休怪本王做出什么事来。”拓跋璟豁然起身,欺身靠近了夏依依,道:“夏依霜,本王把你带回来,就没想过让你离开本王的身边,你最好熄了你那点小心思,纵然是五皇兄,也休想把你从本王身边带走。”

    夏依依知道拓跋璟是误会她想到拓跋睿那边去了,只是误会着就误会着,她也没有要解释的心思。

    拓跋睿也站了起来,一把把夏依依拉了过来,道:“九皇弟,你冷静一些,若依霜不想待在晋王府,你也别勉强了,襄王府也不比这里差,也许住到那里去,她更能舒坦一些。”

    拓跋璟只是眼神不错的看着拓跋睿抓着夏依依的手,眼里的阴鸷一闪而过。

    倏然,他恢复了冷静,道:“五皇兄,我的丫鬟就不需要你来关心了,晋王府够大,房子也够多,只要她住,无论哪间都可以,至于其他的,就免了吧。”

    拓跋睿只是侧眸看着夏依依,道:“依霜,你若是住的不习惯,襄王府的大门一直为你敞开着。”

    夏依依只觉得额际微微犯疼着,这事她好像有些弄巧成拙了。

    “二位爷,民女有些头疼就不陪你二人在这闹了,先行告退。”夏依依撇下了这一摊烂摊子,人直接就要走。

    拓跋璟和拓跋睿看着她往外走,这次倒是默契的并没有把她叫住。

    等夏依依出去之后,拓跋璟道:“五皇兄,你当真要因为一个女人与我反目?”

    拓跋睿背着手,眼里闪过一道流光。

    他道:“夏依霜与季夫人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当日季夫人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见过她的不在少数,昨日你把她带进宫很多人见到她不会认不出她来,你堂而皇之的把她推至风口浪尖,别忘了,季家一事还没有平反,还是理不清道不明的。”

    这是第一次,拓跋睿坦诚布公的与拓跋璟说出了夏依依的身世,他们彼此都心照不宣。

    拓跋璟深邃的凤眸闪了闪,背着的手慢慢地握成了拳头,然后又慢慢地张开。

    。VIP。♂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