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
丝路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奸臣,劳驾死透一点 > 正文 第346章 宫变

正文 第346章 宫变

作者:八匹南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看♂书↙手机用户输入:♂М♂.♂♂♂kan♂shu.♂СОⅢ

    因为林语欢那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又齐齐落在苏时寒身上。

    往日清冷高绝的苏廷尉,因为缠绵了数日的风寒,背没有平日挺得那么直,脑袋微微垂着,手里捧着一个小暖炉,宴会进行到现在,他一直没有动筷,就这么安安静静坐着,比平日的气势差了不知多少。

    今晚他似乎一句话都没有说,但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吸引众人的眼球了。

    第一次,忽马烈说,他比昭陵的皇子更像皇子。

    第二次,林语欢在慌乱无比的时候攀咬了他一口,暗指是他一手将她推上郡主之位的人。

    忽马烈的说法还很抽象,可以被视为是刻意挑拨,但混淆皇室血脉,冒充皇室宗亲,这罪名就很不一般了。

    所有人都等着苏时寒的反应,想看看他会怎么回答。

    早就习惯这种目光,苏时寒很平静,他掩唇轻轻咳了两声才掀眸看着林语欢,那目光平静从容,还带着两分悲悯,像普渡天下的救世主看着深陷地狱执迷不悟,注定要受尽折磨的妖魔。

    “现在滴血验亲的结果还没出来,你在怕什么?”

    苏时寒反问,并不担心林语欢如果被证实身份造假会连累到他。

    林语欢后脊发凉,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还没到最后一刻,她就自乱阵脚、不打自招了。

    她害怕滴血验亲,她根本不是真正的遗珠郡主!

    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就算不当众滴血验亲,宴会结束以后,这个秘密也掩饰不住了。

    她完了!

    林语欢握紧拳头,感到一阵晕眩,却还咬牙坚持着没有倒下,她冷冷看着苏时寒,眼神变得怨恨,怨恨他高高在上的悲悯,怨恨他温柔至极的绝情。

    在廷尉府的时候,她以为他对自己有着那么一点微末的喜欢,直到这一刻她才猛然惊醒,她这样的人,天生卑贱,根本什么都不是,自然也得不到任何人的喜欢。。

    “苏郎,你忘了吗?是你告诉我那天二皇妃会去云山寺上香,所以我才能那么恰好在宫外救下她,然后被她带到宫里和昭西王相认的啊。”

    此话一出,众人忍不住交头接耳,讨论起这件事来。

    “那刺杀二皇妃的刺客呢?也是我安排的?”

    “不然呢?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林语欢反问,唇角上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苏郎,我知道你根本不爱我,只是把我当成一颗铺路的棋子,你爱的人,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叫苏问春的姑娘,她的爹娘亲人都在远烽郡被杀,你送我进宫,是为了让我伺机给陛下和太子殿下下毒,这样就能替你所爱之人下毒了。”

    竟敢毒害陛下和太子?

    林语欢一个惊雷接一个惊雷的爆出来,众人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林语欢缓缓抬起左手。

    她的手很漂亮,五指纤长如玉,指甲留得有点长,进宫以后精心保养着,指甲呈浅浅的粉色,莹润亮泽。

    林语欢摸到无名指指甲,轻轻一拧,竟是直接将自己的整个指甲盖都取下来。

    “这里,藏着剧毒,可以直接请太医院的大人验证,这就是苏廷尉让我进宫做的事!”

    自知自己已经暴露,再无回寰的余地,林语欢索性把苏时寒咬得死死的,甚至还带上了苏问春。

    她做不了遗珠郡主,也不会让苏问春这么顺利成为遗珠郡主。

    “来人,把这个女人拉下去好好审问!”

    魏诤最先回过神来,沉声厉喝,外面的禁卫军立刻进来把林语欢拖走,林语欢没有反抗,只是一直看着苏时寒。

    她等着,等着她的苏郎陪她一起下黄泉。

    她不信到了这个地步,苏时寒还能洗清自己身上的怀疑。

    林语欢被拖走以后,整个宴会鸦雀无声,所有人还沉浸在林语欢刚刚爆出来的猛料中回不过神来。

    皇宫的戒备不是向来最严的吗?怎么会让人把剧毒带进宫来了?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宫里晃了这么多天,万一陛下和太子遇害了该怎么办?昭陵不是天下大乱了吗?

    没想到一句话会牵扯出这么一场好戏,忽马烈饶有兴致的看着苏问春,很期待后续的发展。

    赵震珩的脸黑沉无比,卷挟着狂风暴雨,他压着滔天的怒火咬着牙质问:“苏廷尉,你不打算给朕一个解释吗?”

    苏时寒放下暖炉起身,拱手冲高台上的赵震珩行了一礼:“回陛下,臣,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

    到了这种时候,他不为自己申辩,也不顾左右而言他,只坦坦荡荡说出这四个字,让人觉得滑稽无比,却又想不到比这更好的回答。

    “问心无愧?”赵震珩重复这四个

    字,嘲讽地冷嗤:“好一个问心无愧!”

    “陛下,息怒!”

    皇后伸手拍拍赵震珩的背帮他顺气,到底是除夕宫宴,这会儿还有越西人在,就算有天大的事,也要等宫宴结束以后再说,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

    皇后是这样想的,所有人也都是这样想的。

    唯有苏灼,洞悉了所有人的想法,却偏偏不让这些人如愿。

    “既然现在的遗珠郡主是假的,是不是应该当众验证,苏郡守养女苏问春是否才是真正的遗珠郡主了?”

    苏灼把众人努力想要忽略的话题重新提起,苏问春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在掌心嵌出血印。

    她一点也不想验证这件事。

    她姓苏,她是远烽郡郡守苏忠国的女儿,她娘是远烽郡人,外祖是做香的,她有个哥哥,叫苏灼,昭西王远在西陵,是和她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的人!

    她怎么可能……

    啪!

    一记清脆的玉器碎裂声撞入所有人耳朵,苏问春的思绪被迫掐断,坐在高台上的帝王突然从椅子上跌落,打翻了桌案,珍馐玉食洒落一地。

    变故陡生,广平宫门外呼声震天。

    一开始那声音很嘈杂,没过多久,所有人都听得清楚,他们喊的是:“陛下昏庸,治国无方,太子仁孝,继位为王!”

    ♂♂♂看♂书↙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