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
丝路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青山横北故人归 > 正文 不甘-(十五)

正文 不甘-(十五)

作者:茶烟善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看♂书↙手机用户输入:♂М♂.♂♂♂kan♂shu.♂СОⅢ

    空气里有花香,还有青草的香味,不远处有一只小萤火虫飞过,飞到两人身边转了转,飞走了。

    两人聊了起来,陈怀瑜说了一些自己的事情给他听。

    “我和我前任谈了四年了,高中我暗恋了他三年,默默对他好了三年,那时候我们还是老乡,一个村的,他从小成绩就很好,他家里不好,我看了很心疼,后来......”

    陈怀瑜顿了顿,有些好笑的继续道,“后来他考上了a大,我填了首都的大学,一起过来了,再后来.......”

    她又顿了顿,“再后来生活像是戏剧化一样,他突然成了有钱人家的少爷,这里有一套别墅是他爷爷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再后来我们分手了,因为我发现他好像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他高中原来有暗恋的女孩,那个女孩现在成了他的师妹,只要遇见那个女孩,他就能放开牵着我的手,他社交软件小号空间里全部都存着那个女孩的照片.......”

    说道这里陈怀瑜吸了口气,有些无奈。

    “其实我早就想和他分手了,可是那会我觉得不甘心,还有...还有该做的不该做的,我们都做的,我总觉得我把自己给了他,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就要跟他好好过,我甚至...有些害怕分手以后遇见的人会嫌弃我不是第一次。”

    “所以墨迹到现在分手,不过好在分手了,虽然心里还有点不甘心,不过凑合也过下去了,我不想勉强自己了,也觉得没必要勉强自己了。”

    她一股脑子的和这个才见了两面的老乡说完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老乡有亲切感才和他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里觉得两人再也见不到了,才和他说的。

    总之她已经说出口了,他也听了。

    唐薄沉思了一会,开口道,“我大一开学的时候,我们寝室里的男生讨论过这个问题,就是以后会不会在意自己的老婆,女朋友是不是第一次。”

    “我们寝室里的男孩子只有一个说有点在意,但是还是分人,要是自己喜欢,就不会在意了,其他三个呢,都说不在意。”

    “我们寝室有个男生性格特别成熟,看着像是情场老手,其实连恋爱都没谈过。”

    “他当时和我们说了几句话,我觉得很对,他说只要一个女孩子愿意好好和你过,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那张膜其实不算什么。”

    “而且你看比例,从我们宿舍四个人只有一个人介意就可以看出来,其实介意的人还是少概率。”

    晚风很舒服,刮在两人身上,唐薄耳尖有点红了,其实他和她讨论这个有点不好意思,可是能安慰她的话便是好的。

    在他看来,那点和前任发生的事情其实不算什么,一生之中那么长,喜欢,合得来才是最重要的。

    陈怀瑜有些惊讶,她抬头望着这里比自己高的大男孩。

    在她的印象里,好像还没有那个男生会不在意,就连她偷偷在某论坛披着马甲问过,大家也都是说介意的。

    可是这个男生告诉她其实有很多人不介意的?

    不介意?

    一阵风吹来,透过树丛,顺着远处的小路望去,霓虹路灯一闪一闪的,明亮非凡。

    整个别墅区一片灯火辉煌,就像天上闪烁的星星,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好看,还要富有吸引力。

    路灯设计极好,远远看去就像一簇簇放射着灿烂光华的鲜花。

    一路回来,听了唐薄的话,陈怀瑜心态发生了变化。

    如果说男生真的不介意女孩子那点事情的话,那她是不是可以或许还能遇见下一个疼爱自己不介意这些事情的男孩?

    她想了想,准备去洗一个澡。

    澡堂里雾气浓重,温水从喷淋头冲在自己身上,她擦洗自己的身体,突然想到了和沈凌的第一次。

    那是成年以后的一个冬天,12月北方,小雪慢慢下了起来,雪花撒向大地,慌慌乱乱,悄然落在屋檐下。

    不用一晚上就可以把整个城市银装素裹,枯树枝吖会挂满雪球银条,地面会有一层雪毯,雪白玉砌。

    她把自己交给了他,本以为从此以后就和他是一辈子,现在想来,自己真傻。

    以后,不能那样傻了。

    有时候想起沈凌来,她觉着自己挺可笑的。

    沈凌从未和她说过喜欢她的话,她记得有一次学校里流行给自己男女朋友写情书,对,就是手写,不能用社交软件,也不能用文档,只能手写。

    她和沈凌说了这件事,墨迹好多天沈凌终于同意了,她满心欢喜等着看情书,哪知道他写的啥?

    写的什么看见大学室友都有

    女朋友了,他被室友拖着跑去和学校里的银杏树许愿,要脱单,然后陈怀瑜便和他表白了......

    现在想起那封情书,陈怀瑜已经记得不太清楚全文了。

    可她依稀记得通篇没看见半点他喜欢自己的模样,好像就是因为她刚好出现,他刚好需要。

    陈怀瑜叹了口气,这段青春这段岁月想想其实挺糟糕的。

    澡堂里的水很温柔,喷雾很大,热水冲洗的很舒服,她冲洗了许久,想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

    洗完澡,她回了寝室,刚刚吹好头发,吾慧珍和她闺蜜便围了上来。

    “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啊?”吾慧珍开口。

    “想回来就回来了。”陈怀瑜开口。

    “我以为你又想以前一样彻夜不归呢!”吾慧珍开口。

    陈怀瑜看了她一眼,嘴里含着笑,“我啥时候回来好像和你都没关系吧?我想夜不归宿也不管你的事情?”

    “我是个成年人,也是个体的,除去室友和同学关系,我们一毛线关系都没有,所以吾同学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吾慧珍见她这样说,瘪了瘪嘴。

    她一旁的闺蜜找衣服准备去澡堂洗澡,她闺蜜前脚刚走,后脚吾慧珍便要添油加醋乱说。

    “刚刚韦梅梅来找你了,是她说你总是夜不归宿啊,躲宿管阿姨查寝。”

    陈怀瑜听见吴慧珍这样说,突然冷笑了起来,声音大了些开口道,“你是要我把梅梅喊过来和你对质吗?真是给脸不要脸!老子天天忍你,真不想忍你了,你这张贱嘴巴,总有一天社会爸爸教你做人。”

    ♂♂♂看♂书↙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